目錄

悉尼東郊女校轉為男女混合學校 引來各方褒貶不一反應

【本報訊】新南威爾斯州政府推動悉尼東郊女校轉為男女混合學校引來褒貶不一反應。露西布魯姆(Lucy Bloom)去年將女兒從一所男女混合高中轉到了一所女子學校,目的就是為了遠離男孩。布魯姆女士說,她是一個焦慮的孩子,她需要在課堂上集中註意力。布魯姆女士說,在她第一天上學的時候,(我女兒)說:“媽媽,你不會相信的,這所學校最好的一點就是教室裡沒有男生”。

因此,當悉尼東部蘭德威克女子中學(Randwick Girls High School)宣布將從 2025 年起與隔壁的男子中學合併時,這位 10 年級學生的新女校環境著實令人震驚。布魯姆女士現在正在考慮,對她最小的孩子來說,最好的選擇是否是在12年級再次與男生一起就讀之前退學。”這裡沒有提供任何選擇。因此,作為一個家庭,我們的選擇之一就是讓她無法完成學業,”她說。

斯坦莫爾的紐寧頓學院(Newington College)也宣布將實施男女同校。新南威爾斯教育部對蘭德維克社區的諮詢顯示出了代溝和性別鴻溝。7月發布的報告顯示,58%的七年級至十二年級學生以及56%的蘭德威克女校家長希望維持目前單一性別的環境。超過 60% 的蘭德威克男校學生及其家長希望合併。

但未來的男女學生更傾向於合併,該地區 71% 的未來高中生和 77% 的家長更傾向於男女混合高中。教育部長普魯-卡(Prue Car)承認,現有的蘭德威克女子中學社區中有些人感到不滿。”我承認這是一個很大的變化。但未來的家庭明確表示,他們希望在東郊有一所男女混合高中可供選擇,」她說。

2022 年的 HSC 考試結果顯示,蘭德威克女子中學的學業成績更好,有 76 名女生取得了 90 分或以上的 “高分”。 相較之下,蘭德威克男校只有 14 名男生。

柯民思政府已將男女同校教育列為優先事項,提議重新劃分招生範圍,以便到2027年,每個孩子都能進入男女同校高中的招生範圍。Car女士說,她仍然認為單一性別學校教育有其存在的價值。在政府管理的系統中,有一些出色的單性別學校仍在滿負荷運轉,表現非常出色,成績也很好。”但毋庸置疑的是,高中教育肯定會向男女同校的方向發展”。

東部郊區的私立單性別高中十分普遍,這也是州政府優先考慮將該地區的一所高中合併的原因。悉尼非公立高中地圖顯示,大多數單性別高中都集中在靠近市區的地方。其中一些最負盛名的學校每年的學費高達 45,000 澳元。但是,越來越多的老牌男校正試圖透過招收女生來改變其百年文化。上週,雪梨內西區擁有 160 年歷史的紐寧頓學院(Newington College)宣布在 2023 年實現男女同校,這引起了輿論的熱議。超過 1300 人簽署了一份線上請願書,要求撤銷這一決定,其中一些人稱這一決定是對現有學校社區的 “完全蔑視”。

但該校在其網站上發表聲明稱,自宣布決定以來,已收到 280 份註冊申請,其中 221 份是女生申請。教育部長承認,蘭德威克學校社區的一些人對這項變化感到不滿。

悉尼父親馬修-伊爾拉(Matthew Irla)就是其中之一,他已經為自己七歲的女兒安妮報了名,這樣她就可以和四歲的弟弟朱利安(Julian)一起上高中了。Irla 先生說,自從得知男女同校的提議後,我們就對這一前景感到非常興奮。”現在,我們的女兒也將有同樣的機會在紐寧頓學院接受教育和發展,這讓我們感到無比激動。”紐寧頓學院引用了 180 多項男女混合學校教育研究的分析,作為做出這項改變的理由。2014年,艾琳-帕爾克(Erin Pahlke)、珍妮特-海德(Janet Hyde)和卡利-艾利森(Carlie Allison)進行了一項具有說服力的薈萃分析,分析了21個國家 、160萬名學生在該領域的184項詳盡研究,該校網站稱。

他們發現,同性學校教育在高中階段對男生和女生都沒有產生任何學業優勢。”在小學,結果不一,通常微乎其微,而且往往有利於男女同校”。教育家、多本關於培養男孩的書籍的作者瑪吉-登特(Maggie Dent)說,儘管她為自己的兒子選擇了男女同校,但她認為父母 “需要有選擇的餘地”。她說,有些(學校)歷史悠久,傳統可能是件好事。她說,有關學術成果的研究往往是為了迎合某種論點而 “偷梁換柱”,但她並不認為有任何確鑿證據表明某種模式更好。悉尼東部的克蘭布魯克(Cranbrook)是另一所正在進行文化轉變的名校。

克蘭布魯克曾是億萬富翁凱里-帕克(Kerry Packer)和科技天才邁克-坎農-布魯克斯(Mike Cannon-Brookes)的溫床,2026 年,這所高中的七年級和十一年級將迎來女生。科技大師麥克-坎農-布魯克斯曾就讀於著名的克蘭布魯克學校。校長尼古拉斯-桑普森(Nicholas Sampson)說,自去年學校宣布其計劃以來,他看到男生和女生的入學興趣都翻了一番。但他說,這種改變與錢無關。他說,這些地方都超額完成了招生任務,所以沒有必要改變。

“悉尼有一些與生俱來的保守主義,當你尋求改變時,這種保守主義就會顯現出來”。他駁斥了引入女生將意味著失去男生文化的觀點。他說,這取決於你想培養什麼樣的人。以前成功過嗎?

位於悉尼北岸霍恩斯比(Hornsby)的巴克學院(Barker College)是該市第一所於1975年轉為男女混合高中的獨立學校。2019 年,女生搬進了小學,2020 年,她們又搬進了中學的其他部分。

校長菲利普-希思(Phillip Heath)負責監督最近的過渡工作,他說,引入高年級女生是一種平衡,既要保持男生的效率感,又要讓女生有家的感覺。希思先生說,我們必須更加關注學校所提供的社會體驗。希斯先生說:”這總是充滿挑戰,而且並不完美,有些時候並不像你希望的那樣順利”。

巴克學院校長菲利普-希思(Phillip Heath)說,他們很快就改變了男校中占主導地位的文化規範。他說,有些文化規範在男子學校更為常見,必須快速改變。例如,用姓氏稱呼學生。或者,例如,是否有一個安全舒適的地方供男生和女生坐下來交談?他說,這種轉變讓人欣喜,尤其是當他看到男生們在學業上奮力追趕新同學時。

希斯先生說,在小學引進女生後的幾年裡,這群學生幾乎實現了性別平等。

安東尼-博伊斯(Antony Boys)是北岸瑪麗斯特天主教學院(Marist Catholic College North Shore)的校長,他也在2021 年監督了這所以前全是男生的中學在與聖瑪麗天主教小學(St Mary’s Catholic Primary School)合併後引進女生的工作。他說,自那以後,HSC 考試成績只增不減。”一個比另一個更好嗎?我不知道答案,”他說。”我只知道這是一個很棒的社區,我所來自的其他單性別男校社區也同樣很棒。”

分享 / Share :

Breaking News

Related news

Welcome to Australian Chinese Daily

Install
×